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化频道 > 翰墨大观>正文

人生三昧:书法的浸润

时间:2018-06-19 11:11:24    来源:热购彩票

有位同道来谈书法,对我说,你的字在布白上很像一个人了。他说了一个古人的名字。我笑笑。一幅字写到留白很多又有一些清冷,已经不是少年心思了。想起起始时的学习,总是会选择那些萦绕翻卷多的字帖,再加上自己的一些夸饰,觉得笔下会有江南才子气那般的潇洒风度,于是满纸茂密,有如藤葛交错胶着。这样的笔调持续了好多年才渐渐松弛下来,萌生了削减的念头——人到中年后,许多想法是与青年时期相反的,而人到晚年,却会坚守中年时的见解,并且逐渐强化它。以至于后来,笔下越来越简净,那些枝枝蔓蔓都被芟除了,剩下一些意笔。现在回想,几十年时日就是在不断书写的动作里过去的,没有人来引导,自以为是,因为跟着古人走,还算顺利,最后就成了今日的笔调。

一个人在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动笔,没什么目的,只是以执笔书写为欢心,日日写去。那时经济贫困,饱也写,饥也写,算是穷开心地过完童年生活。后来是“文革”,所有学校关门,老师们在街上闹革命,作为小学生也就躲在家里继续写,觉得看着字帖临写是件很实在的事,像是有人牵你的手,行于陌生地带。再后来是我离乡背井到山区落户,白日田间劳作得筋骨疼痛,晚间在昏黄的灯光下,还是要写几张字的。至于考上大学条件转好是很后面的事了,白日过去继之以夜,古人碑帖又多学了不少,悟到了一些玄奥。

一种兴趣如果持续下来,也就是一个反反复复的过程,即便晚上酣睡,也会如一张宣纸舒展开来,旁边有一个砚台,还有一杆羊毫。有人曾经问数学家陈省身每天工作多少小时?陈摊开手说:“这个,没法子说,我一直在想。”我和陈省身的感觉一样,没有挥毫时也想着与书写有关的事,想到那些过世的古代书家下笔时的样子,一本正经的,汪洋恣肆的,颠倒淋漓的。我看到院子里黑黝黝的卵石,当初费气力把它们抱来,全然因为像一个个不同的点——卫夫人说高山坠石,能把点写成如此沉着敦厚不吭不响,也是美妙之至。再看墙外后山的大片芦苇,迎风摇曳全是坚韧的筋骨,铁画银钩一般不可摧折。自然之物到了我的眼前,它们的审美价值算是被我捕捉到了。
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
友情链接:保镖公司 |